浪卡子县大学生阿旺旦增:青春就要醒着拼

发布时间:2019-08-25 18:11 来源:山南网
【字体大小: 浏览次数: 打印
  青春就要醒着拼
 
  ——浪卡子县阿扎乡大学生阿旺旦增创业记
 
    
    图为阿旺旦增。
 
  从身无分文到百万身家,他书写出一段创业传奇故事。
 
  从单打独斗到跨行业管理100余名职工,他拼搏成了万千创业者的标杆模样。
 
  他就是来自浪卡子县阿扎乡夏瓦村的90后大学生——阿旺旦增。
 
  绘梦
 
  2012年,阿旺旦增报考了云南省昆明艺术职业学院,但由于未达到分数线,他失去了享受政府教育补助的资格,入学需自费。
 
  阿旺旦增家里有三兄弟,每年9000元的学费和每月的生活费对于一个世代以放牧为生的穷苦家庭来说,是个难以想象的数字。
 
  对知识强烈的渴望让他没有放弃。
 
  “我可以打工挣学费生活费,无论如何都要读书,要走出去。”现在回忆当初,阿旺旦增还庆幸自己的坚持,“我是当年夏瓦村和我同龄的13名孩子中唯一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。”
 
  大学里,除了拼命的汲取知识,他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来做兼职赚钱。
 
  摆过地摊、批发过被子、销售过电脑,阿旺旦增还在学校招生办工作过,当过学生会主席,这些经历开拓了他的视野,增强了交际能力,还积累了创业经验。
 
  阿旺旦增的创业之路源于一段心酸又惨痛的经历。
 
  “那年假期,我去外面找兼职赚下学期的学费,那个老板自己碰掉了手机说是我摔坏的,拽着我的衣领硬让我赔钱。”阿旺旦增回忆,“他叫了一群人威胁我,我被迫拿出仅有的200元,苦苦哀求他放过我,在推搡中,我的手机被他们狠狠地摔在地上。”
 
  擦干泪,形单影只的阿旺旦增找同学借钱买了回拉萨的火车票,到拉萨街头摆摊。
 
  “我只能坚强,把生活的苦当成磨练我的利器。这段经历也坚定了我自主创业的决心。”阿旺旦增说。
 
  2015年毕业后,阿旺旦增到西藏朗桑教育公考培训中心工作。由于招生经验丰富、业绩突出,很快他就被提拔成营销主管。
 
  给人打工不如自己干。2016年,阿旺旦增组建筑梦团队,为拉萨光华、铁道、阳光、博地、羊卓五大公考培训机构招收公考培训学员。
 
  “其实,家里一开始希望我考公务员,考了两次都没考上。毕业一年后我就给家里买了辆皮卡车,看我创业收入还不错,慢慢地,父母也就不强迫我了。”阿旺旦增笑着说。
 
  逐梦
 
  刚开始运作,就遭“当头棒喝”。
 
  筑梦团队千辛万苦地组织起想公考的学生到培训机构去上公开课,可公开课后报名的学生却不被机构承认为筑梦团队的业绩,导致团队成员到手工资很低。
 
  “大家辛苦宣传却给人作嫁衣裳,这不公平!我宁愿不和他们合作!”阿旺旦增激动地说,“团队里都是优秀代理,我们有这个底气。”
 
    
    图为阿旺旦增在工作中。
 
  就这样,在阿旺旦增软硬兼施的策略下,五家教育机构先后同意将校园公开课招收的学生算作招生团队绩效。
 
  青春不息,奋斗不止。
 
  筑梦团队工作步入正轨后,阿旺旦增开始拓展其他业务。
 
  他打起了酒店的主意。“拉萨美丽华商务酒店老板想转让酒店,那个地段不错,有3个培训学校的学生都在那入住,我有客源上的优势。”阿旺旦增与酒店老板多次协商,以16万元的价格获得美丽华商务酒店3个月的承包权。
 
  然而,由于缺乏经营管理经验,他碰了不少壁:
 
  原本通电4小时便能满足顾客需求的热水器,每天开足24小时,一个月下来,酒店光电费支出就高达31400元;
 
  冬季未及时防护,酒店消防管道被冻爆,他只能独自在酒店加班一整晚接水;
 
  ……
 
  创业的苦累还不止这些。
 
  当时,阿旺旦增还尝试自己办培训学校,在哲蚌寺附近开办了中小学假期补习班。
 
  为了节省成本,他每天骑着电动车给师生买菜做饭,打扫补习班的卫生,忙完这些后再继续回筑梦团队办理招生业务。
 
  “当时身上没钱,我给5位老师买了折叠床,自己就在教室里打地铺。”阿旺旦增回忆,“有次下大雪,电动车刹车失灵,我被狠狠地摔到了路边,身上真痛啊,现在都忘不了。”
 
  即便如此,阿旺旦增却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,用他的话说,想想父母一把年纪还在家辛苦劳动,他就觉得自己不该说累。
 
  “我还年轻,失败了又怎样,大不了重头再来。年轻人就该醒着拼。”阿旺旦增说。 
 
【我要纠错】 责任编辑:admin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回到首页

政务微信

返回顶部